我們在愛丁堡小日子過得平靜窩心。
眼看就要聖誕節了,我們兩個定好了去聖誕節去埃及的行程,心裡非常期待。

一天,我們在愛丁堡的王子大街上逛著, 突然一個朋友來電話了: Alice,你們在哪裡?
我還高高興興的回答: 逛街呢!
她說: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逛街? R 跳樓了! 送到醫院裡了!
這可真的把我們給嚇壞了.....這個之前一點徵兆也沒有的.......
R 那麼開朗,每天都說說笑笑的,怎麼會突然這樣?

我們立刻給K 打了電話,因為他們兩個交情特別好,R 出了事情,K 肯定很不好受; R在醫院有專業的護士醫生照顧,那K呢?
果然,電話那頭的K 一直哭, 我們要他待在宿舍房間裡,匆匆回去找他

回到宿舍後,幾個華人朋友已經聚在一起了,我記得那個時候中午已經過吃飯時間了,大家還沒吃飯,一個桂林來的女孩子自願到廚房做給大家吃,炒著炒著菜,淚水也滴呀滴呀地混到菜裡,我受不了了抱住她,兩個人一起哭, 大家哭成一團 ....
那餐飯後來也就沒吃了........

後來,我們兩個的媒人R 沒撐過去, 22歲的他,以自己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遺書裡,他說課業壓力太大了,他對不起爸爸媽媽,抽屜裡的餅乾糖果是他想買給家裡的人的,希望有人轉交給他的家人。

我們知道了又傷心又生氣,你人都走了,家裡的人還吃得下你買的糖果餅乾嘛?
當時R 還吆喝大家買了愛丁堡跨年演唱會的票,票還放在他的書桌上,為什麼他捨得放棄這麼美好的將來?走上這麼一條路呢?
大家百思不解,都很自責,怪自己沒察覺出R 的異樣,怪自己不夠朋友,怪自己怎麼不多關心R一下, 怪自己.......

特別是K 他是最後一個跟R 見面說話的人,前天晚上他們還一起去健身房,分開前R 問K 明天還來嘛? K 說不了
因為這樣K 覺得自己特對不起R,他覺得要是他當時答應了, 說不定R 就不會........

後來幾個中國朋友說要告學校疏忽照顧,才會讓R 輕生,試圖向學校要一些錢給R的爸爸媽媽
他們來找小宇幫忙打官司, 他拒絕了
他覺得錢啦公道啦或者所謂的疏忽照顧的道歉都不是R的父母想要的,而且大使館也派人來處理了,應該讓他們比較專業的來處理
最重要的是,當時的K 還是心情極度不穩定的狀態,他很自責,甚至說他想去陪R了, 小宇認為我們應該花時間力氣陪陪他,避免悲劇再次發生
那個時候很多人說他冷血,但是我心裡知道小宇並不是這樣的。

因為只有他在半夜三點的時候,還陪K 說話; 給K 做宵夜; 幫K 到圖書館借書,逼他一定要完成作業,不可以再消沈了....
他用他的方式來關心這件事情,或許表面上看起來很冷血,但是我確認同他的做法: 逝者已矣,我們要多珍惜在身邊的人.

R 的告別式後,生命的軌跡繼續向前, 一切好像又歸回原點,又好像有些改變了..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ffie 的頭像
yoffie

陸客&台妹的歐洲生活

yoff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